Podcast

Q004 — 暴動是弱勢者唯一的語言:淺談BLM

美國黑人男性佛洛依德(George Floyd)因警察執法暴力而死亡,在全美和多個歐洲城市引發大規模的BLM(Black Lives Matter, 黑命亦命)運動。抗議至今已持續一個月有餘,主題橫跨多個層面,從警察的武裝化、執法單位的種族偏見,到黑人社群在政治、經濟、教育和社會參與上,長久以來面對的制度性不平等。

民眾怒火之所以洶湧,是因為在歷史上,我們已經目睹過太多個佛洛依德。因為種族偏見而引發的執法/國家暴力事件層出不窮,讓人不禁想問:黑人所期待與應得的平等,到底何時才能實現?同時,我們該如何終止執法暴力?削減經費甚至廢除警察制度是解方嗎?

另一方面,許多討論圍繞著抗爭手段,「暴力」的抗爭手段是否會讓行動喪失正當性?亦或如Martin Luther King所說:暴動,其實是弱勢者唯一的語言

本集重點:

→ 黑人生來比較窮/壞?談制度性種族歧視。

→ 警察不可或缺?當我們討論「削減警察經費」,我們究竟在說什麼?

→ 「暴力」和「非暴力」是理解抗爭手段的唯一方式嗎?

收聽本集節目:

iTunes

Google Play

Spotify

Podbean

如果喜歡我們的節目,別忘了訂閱。

此外,如果想要了解更多,歡迎你參考以下幾篇文章:

如果體制是萬靈丹,為什麼有關廠工人?

很在意順民暴民?

「詮釋非暴力」—巴特勒演講筆記

 

【謝謝你收聽我們的節目。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我們想請你花一點時間,了解「媒體小農計畫」:這是一個讓讀者可以直接小額灌溉心目中優質內容的平台,queerology 也是媒體小農計畫的一份子,歡迎透過網誌頁面右上角的小草按鈕,或是直接點擊這個連結,灌溉我們的內容。詳情請見:  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