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dcast

Q023-當我說害怕,我在怕什麼?

去年下半年間,Nana和V太陸陸續續在幾集節目裡,討論到性別的差異、疆界,以及這些差異和疆界帶給我們的感受與影響,例如我們通常會預設某些空間(如廁所和更衣室)應該要以男女生理性別進行區隔。而我們試圖提出的一個問題是,這些預設是必要的嗎?為什麼這些差異會帶給我們特定的感受,比方說,為什麼當男女共處於某些特定空間時,好像勢必就應該不自在或尷尬?

在某些身邊朋友和聽眾給予我們的回應中,有人會跟我們說,但他就是覺得害怕,而有時候他覺得自己這種恐懼的感受被無視了,或是彷彿因為他感到害怕,他就是不夠進步的人。無獨有偶地,台灣在過去兩個月針對跨性別的免術換證政策有一波非常激烈的討論,許多生理女性也對此表示,他們對於要和有陰莖的人分享如廁所、更衣室或溫泉池這件事情,確實感到非常不安甚至害怕。

與此同時,近日在一起名人離婚事件中也引發了一個類似的提問:當女性因為和陌生男性共處而感到緊張不安時,究竟是大驚小怪還是生存本能?事實上,身為女性,從小到大我們對於這類恐懼都不陌生,我們會在夜歸時特別緊張小心,會被教導各種防身策略,會被提醒自己要在穿著、行為上面注意哪些事情,等等。這種恐懼感受彷彿內建於我們的身體裡,左右著我們各種行為和選擇。

但與此同時,這些恐懼真的如此「必然」嗎?我們有沒有解構甚至反抗可們的可能?在這集節目裡,我們想要來聊聊那些經歷過的恐懼,以及我們如何理解、詮釋甚至擺脫這些恐懼。

本集重點:

→ 作為女性的自己,曾經有過哪些恐懼?這些恐懼又催生出了哪些行為與經驗?

→ 當我說害怕時,我在怕什麼?如何探究恐懼的源頭?某些恐懼又如何和特定的元素(如性別)綁定?

→ 恐懼作為一種真實也個人的感受,它能夠為女性培力嗎?還是有可能成為一種社會規範的工具?

→ 恐懼可以被克服嗎?生理女性的恐懼和跨性別女性的權益是否必然互斥?當我的恐懼和他人有所衝突時,又該怎麼辦?

收聽本集節目:

Apple Podcast

Spotify

Google Play

Podbean

Youtube

延伸收聽:

SmallTalQ 030 — 「我就是不舒服」?二元的性別疆界打造了安全感還是恐懼感?

SmallTalQ 038 — 「不舒服」的多元與政治

Q020 — 跨出偏見,換證應要求手術嗎?

 

最後,感謝你收聽我們的節目,有任何疑問和建議,歡迎留言告訴我們!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你透過以下的方式支持我們:你可以繼續收聽、訂閱Youtube頻道;留下五星評價,讓我們知道你的喜歡;也可以將我們的節目分享給更多人知道。如果你願意給我們更多支持,歡迎你點擊頁面上的QR碼 ,或直接前往這個網址請我們喝杯咖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