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金蛇迎新春之婆媳過招(一)──年夜飯的戰爭

今年的農曆春節,大概是我有生之年,經歷過最高潮迭起,精采緊張的一個年了。年前我寫了假裝室友實習,發洩我對於女友父母春節來訪,必須假裝室友,非常緊張的心情。結果是,我想像中的情節,比方說媽媽開門進來發現女兒跟室友四肢交纏,大驚失色之類的事情,都沒有發生,反倒是女友母女吵架,我算是以「媳婦」的身分,變成了砲灰。意想不到的發展,也讓我重新思考了許多事情,寫成一個小系列,與現在正在出櫃、正在陪著伴侶走她的出櫃路、正在學習跟對方父母相處、正在想辦法讓爸媽接受自己的女友、還有以後想踏上這條道路的人分享。

這系列文章的第一篇,就先說我的砲灰故事。

圖片來源:http://www.tooopen.com/view/1099116.html
圖片來源:http://www.tooopen.com/view/1099116.html

第一幕、我要去買菜!

女友的父母除夕前幾天就到了美國,頭一兩天女友還需要上班,所以就是由我這個時間比較彈性的研究生負責招待,包括查找資料、計畫旅遊、當司機接送、還有帶媽媽弟弟出去逛逛、買菜等。

女友的爸爸一下飛機就開始腸胃炎上吐下瀉,過兩天身體好了之後,這個病毒就傳染到了女友身上,小年夜晚上,發燒又拉肚子的女友,萎頓地窩在沙發上,跟大家一起看電視。女友的媽媽在一旁興致勃勃地嘗試著連絡她的禪修師傅在此地工作的兒子,希望請他來吃年夜飯。電話打了沒人接,她有點氣餒、也有點焦慮,我安慰她,明天再連絡看看。

除夕早上十點,女友的媽媽來敲門,叫我們起床帶她去買菜,正在纏綿病榻的女友回說:為什麼還要去?冰箱不是已經滿滿的都是菜了嗎?媽媽的音調馬上提高了,說:不行啊,萬一客人要來,菜不夠怎麼辦?你不願意帶我去,我自己去。

女友一聽都快昏倒,一邊要爬起來,一邊回話阻止她:你自己要怎麼去?

但顯然這句話只是給門外的媽媽火上澆油:我不會去叫計程車嗎?

一聽到她要出門搭計程車,我魂都快飛了,加州不比台灣,沒有滿街跑的計程車可以隨招隨來,媽媽的英文不是很好、這幾天又是我們帶她到處跑,華人超市在哪裡她完全不知道,萬一迷路怎麼辦?女友又出聲攔她,說路上沒有計程車,但此時外面已經傳來下樓的腳步聲,夾著怒火沖天的回話:怎麼可能沒有!我心想:還真是個說是風就是雨的媽媽啊….

虛弱的女友還在旁邊有氣無力地動作,我趕緊出了房門攔住媽媽說:S媽媽,這邊路上真的沒有計程車啦,加州比較大,計程車要用叫的,路上不會有啦。女友的媽媽聽了之後,才悻悻然地坐了下來,我趕緊遞上一顆水果,然後說:「我上去看一下她。」算是把暴衝的事件暫時安撫下來。

大家一起出門去吃過午飯,也確認了客人今晚沒空光臨,不過女友的媽媽還是覺得要去買點晚上煮火鍋的料,於是大家又轉進超市,我們和弟弟負責推車接收媽媽源源不絕地遞過來的料,女友的媽媽在前面衝鋒,爸爸則在一旁悠閒地研究架子上的燒酒。

隨著時間過去,已經可以看出女友在一旁冷汗直流,她一邊推著推車向前,試圖加快購物的行程,一邊說:「不要買太多了啦,家裡菜很多,走了。」

我知道女友很不舒服,但是媽媽好像殺紅了眼,完全沒有意思要加快速度的樣子,夾在中間我也很尷尬,雖然我了解,每個媽媽過年,都是不把冰箱塞爆絕不罷休,攔住她等於是自己找死,但是女友感覺馬上就要昏倒了,兩相權衡一下,還是比較心疼女友,只好想辦法在媽媽盯住某樣家裡已經有的菜的時候,嘗試提醒她這個其實家裡有了,以加快逛超市的速度。

沒想到女友的行動,早就觸怒了媽媽,到了結帳台,女友照例要掏錢付帳,媽媽卻馬上掏出錢包說:「不用,我用我自己的錢,愛買什麼就買甚麼。」雖然女友安撫她說不是要控制她,只是家裡已經很多菜了,並堅持把錢給付了,媽媽還是一路臭臉直到回家。

那我在幹嘛?我看到這種短兵相接,火花四迸的場面,哪還敢說甚麼,乖乖加入女友的爸爸和弟弟惦惦不吭聲的行列中吧。

 

第二幕、爆發

好不容易回到家,女友的爸媽進到女友讓給他們的主臥室午睡,女友也馬上回到我房間陣亡,我則趕緊抓時間,坐下來繼續訪談逐字稿的繕打工作,這幾天為了招待女友的家人,工作完全沒有進展,晚上跟大家吃飯之後也是要陪坐陪聊,想必也一定沒有時間啊……。

等我再注意到,已經是女友的媽媽來敲門,她在門外問:「鍋子和爐子在哪裡?」

我和女友來到樓下,我幫忙端料,備餐具,女友打開廚櫃指著熬湯的深鍋說:「在這裡啊。」媽媽臉色一沉,又問:「那電磁爐呢?」

女友嘆了一口氣,說:「我們就兩個人在這邊生活,哪會需要用到電磁爐,在爐台上煮著,把東西盛過去餐桌上吃就好了。」

片刻的沉默之後,女友的媽媽突然開口,話語裡有風雨欲來的低沉:「那如果我今天晚上客人要來,你是要讓我多丟臉?」

聽到這句之後女友的不滿也破口了,她也用低啞的聲音回話說:「你只有想到你會沒面子,你有注意到我整天都很不舒服嗎?你只想到你要買菜招待客人、你要爐子好看,我下午發燒剛退,你在乎嗎?」

女友的媽媽聽到這樣的指責,眼睛馬上紅了,大聲回說:「我前兩天就有叫你要穿衣服,現在你生病了居然還怪我?」

兩人爭執了幾句,媽媽的火氣顯然越來越盛,女友的爸爸終於出聲制止:「大過年的,吵什麼?」

一時間母女二人都像負傷的野獸,隔著廚房的流理台不語對峙著。

我盤算著要怎麼化解這個僵局,耳邊還聽到客房裡傳出女友弟弟的小提琴聲,從剛剛到現在,我已經聽了柴可夫斯基、帕格尼尼的名曲,再這樣僵持下去,我大概要把小提琴世界名曲都聽一輪了吧。

我提議說:「那要不要我出去買電磁爐?反正現在超市也還有開?」

這個提議馬上被女友擋下說:「我去買就好。」我知道她是覺得心疼我當擋箭牌做苦工,不過其實情形這麼尷尬,我溜出去也算是透一口氣啊!

女友的媽媽猶自在生氣,大聲的說:「不必,這個家裡我說的算,乾脆不要吃了。」

我知道這句一定是氣話啊,我自己的媽媽也是很愛講反話,只要無視她的反話,把她心裡真正想做的事情做好,她最後心情就會好了,所以我還是說:「沒關係,我去拿一下外套,馬上就去。」

我和女友上樓抓了外套,就準備要出門,女友臨出門之前,忍著氣,還是問了一句:「那我們要出門了,你還有要買甚麼嗎?」

媽媽這時候好像已經冷靜一點了,有點勉強又帶點歉意的說:「你不是生病?就不要出門了。」

女友嘆了一口氣說:「我不去,誰去幫你買?」

媽媽立馬回說:「啊就讓Lir去就好啊。」

ㄜ……這是親近把我當自家人,還是把我當使喚的在用啊?

 

第三幕、父母的叨念

結果女友還是沒讓我自己出去放風,堅持和我一起出門把爐子買好了。果然,把媽媽要的東西買回來,漂漂亮亮的圍爐擺上一桌,媽媽心情好像就好很多了,席間還會偶爾會露出一點笑意。

然而,自從買完東西回家,我總覺得女友的媽媽就開始對我態度有點不悅。

吃完飯,我在一邊打下手,幫忙遞送碗盤給媽媽清洗,一邊和大家一起看電視。女友的媽媽一邊把碗盤歸位,一邊就冷冷地念著:「重的盤子不要放在高的櫃子,不然久了這種釘在牆上的櫃子會被壓壞,看看這層板,又不是甚麼上好的材質,做事要想啊。」

其他人完全都對於媽媽的碎念毫無反應,繼續專注於電視上的外星人入侵地球,我覺得沒人回話好尷尬,就應了一聲,然後媽媽又繼續數算著食材、乾貨的貯藏方式也不適合、她已經全部整理過,鍋碗瓢盆也按照她覺得合理的方式擺好了,以後就照著這個方式收整即可等等。

也許是因為我接了話,所以她後面的焦點好像都轉移到我身上,但配合著前幾天總是我在回答她東西的放置地點的回想,我總覺得這些指教本來就是朝我而來的。

東西收拾完畢,電影也看完,女友的媽媽很快就上樓去睡了,女友的爸爸說要到外頭去抽菸,臨走前看了女友一眼,女友很機靈的就跟了過去。

這一根菸抽得還真久,我跟弟弟從電視、女友、音樂、網路、麻將、衝浪、臉書,有話聊到沒話,又從沒話聊到有話,好不容易才等回女友和爸爸。爸爸呵欠一打,說他要去睡了,我和女友如獲大赦,解散回房。

洗澡的時候女友臉臭到不行,一語不發,我還以為爸爸叫她去攤牌,談性向的事情,她搖搖頭,表示不是,只說:讓我安靜一下。

我忐忑不安地等著她開口,想說該不會是爸爸跟他攤牌,然後完全不能接受我做為他女兒的女友侵門入戶,要逼她把我掃地出門吧?女友安靜不語的二十分鐘內,我把從小到大看的肥皂劇,甚麼媳婦系列、花系列,全部想了一遍。

好不容易窩上床,女友默默的說:剛剛我爸跟我說,我媽向他抱怨你,我氣死了,跟爸爸發了一頓脾氣。

我聽到此處,心裡涼了半截,趕緊問她媽媽抱怨甚麼。

原來白天的時候我處處想辦法打圓場,被認為是幫著女朋友跟媽媽唱反調,結果媽媽氣出在女兒頭上不夠,也把我一起列進去算帳,就在我們出門買電磁爐的時候,向女友的爸爸抱怨我都不幫忙做家事、又不會整理家裡,女友的爸爸試圖幫我說話,媽媽就連「我聽說她從來都沒有付過房租」都說出來了。

別的都不要提了,反正婆婆嫌媳婦,都是雞蛋裡挑骨頭,不外如是,沒有付房租這話是哪聽來的?媽媽不會是覺得我一直都在占你們家便宜吧?

女友嘆口氣說:誰知道,反正生氣的時候無中生有是她的強項啊,總之看來默默對她好是沒用的,我看以後你我之後幾天,要孝順到她眼睛耳朵裡去。房租的事情看來也得在她面前處理一下。

我們兩個都重重嘆了一口氣,才小聲聊天著睡去。

 

第四幕、尾聲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第二天早上女友趕早起來,陪著媽媽三跪九叩的誦經祈福,我也在旁邊忙著遞茶送水,從做早餐到收拾一應包辦。女友的媽媽睡了一覺,又拜了後各路菩薩之後,心情似乎好很多。

接下來幾天,女友請假,我不再像之前全程陪伴。原本我跟著,是擔心女友和媽媽關係長期緊繃,想陪著去緩衝一下,畢竟去年暑假我回台灣幫著帶東西給她的時候,據說還頗受好評,但是現在我是自身難保,還是不要跟著去不招人待見好了。

工作之餘的時間我按原定的計畫去找女友的媽媽喜歡的酒和起士,讓他們帶回台灣,回到家就打掃家裡、清理他們留下的杯盤,女友則負責在言談中,不露痕跡地提醒著我為他們做的事情。我們還在大家面前合演了一齣戲:已經付過房租的我,還是再開了一張支票,在大家面前敦促女友即早拿去兌現。

不知道是該說是婆媳關係就是這樣,事情過了之後也就過了,還是我們的戲有效果,女友的媽媽好像也完全忘記她曾說過這些話。我不再跟他們出門,她也會詢問女友說我怎麼不同行;當女友半開玩笑的說:她不好意思,怕打攪我們啊,她也會說:不用那麼客氣啊,回來也會提醒我說有包剩下的菜可以熱來吃,一起吃飯的時候也會夾東西給我吃,好像甚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

離開前夕,我請他們吃了一頓飯,和女友一起送他們到機場,我們站在安檢口外準備送他們進去,弟弟跟我聊著說夏天來找我們,大家一起去衝浪。

女友的媽媽看起來好像欲言又止,語塞了兩秒,然後說:「彼此照顧啊。」

我答應了一聲,然後說:「回到家的話給我們打個電話。」

女友的爸爸點點頭,然後他們就都走進去了。

 

──────────故事講完了分隔線──────────

 

下集預告:

女友的家人,是我的另一雙爸媽?是公婆?是岳父岳母?是「你的爸媽」?還是「陳叔叔、陳阿姨」?女兒的女朋友,是另一個女兒?是媳婦?是女婿?還是「室友/好朋友」?

爸媽接受子女的同志伴侶之後,是不是就可以「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呢?」如果不接受,難道一輩子過著「喜宴」一般的生活嗎?

下周五刊出:金蛇迎新春之婆媳過招(二)──我是你的誰?

 

 

 

5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