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認同, 身體

苦難的意義

苦難的意義

「願頌讚歸與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父神,就是發慈悲的父,賜各樣安慰的神。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

聖經 哥林多後書 一章 3,4節 (註一)

圖片來源:womenoffaith.com
                  圖片來源:womenoffaith.com

胸部切除手術進行了4小時,從全身麻醉中醒來,下意識就伸手胡亂撈,撈到護士的衣角,就緊抓著不放了。有個女聲說,“就快好了”,我又昏過去。再度睜眼,我正被2個人架著慢慢拖向門口。有個男聲說,“你看看,切下來的”。順著聲音,模糊的光暈里晃著兩大袋子血糊糊的東西,像塞滿廚餘的垃圾袋,無力地癱在牆角。接著又一片空白。第三次醒來已近黃昏,兩個護士正費力的把我扶起半坐,小心翼翼的拉高我的胳膊,試圖套上一件很緊的束胸(爲了讓分離的皮肉重新長合,聽說神經也會很聰明的自己把線搭好)。束胸兩側各有一個小洞,每個小洞裡吊出一隻針筒,說是放血。我好奇地扯開小洞,看到針筒連著根塑料管子,另一頭插在身體裡。連著身體那頭有一小截血已經跑進管子,隨著心跳一下下的顫動。護士說,“看看你的手,我們扎了12次吊針啊!”。因為我雖然昏迷著卻一直動一直動,導致護士要一次次重新扎針。回家昏睡醒來后胃裡翻騰不息,我緩慢的嚼著麵條,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家人說幾句話。天旋地轉中,我看到自己周身發光滿面春風,伸展著雙臂像要擁抱誰。

那時22歲。一切發生的很快,也很平靜,平靜到好像只是突然決定出去走走。回想起來,抓護士衣角,昏迷中一直動,大概都是因為理智不曾察覺的情感上的恐懼。除了當時的女友,無人知悉此事。爸媽在幾年後終於聽我當面說出口,只好用大段的沉默和不知所措的神情回應。很幸運的是,手術還算成功,之後的恢復也不錯,傷口始終沒疼過,十分配合我無比歡喜的心情(所以大家要記得,笑則通,通則不痛的道理)。手術後第三天就回公司報到了。年輕真好,嗐,什麽叫元氣大傷啊。順理成章地,仗著又會說謊又會演戲胸又平(咦),我開始大膽嘗試男性身份的社交生活。進出男廁所,填表寫男,跟很不熟的人類(男人)閒話家常,結交新朋友時自我推廣(啊這些年也是強迫了不少人相信眼前這張女生的臉只是“男身女相”)。直到手術大半年後來到美國,神不知鬼不覺地,在這個誰也不認識的地界摒棄了女性的身份。過海關的時候我還瞎緊張,明明臉就沒變,誰在乎你是不是平胸,而且誰還不帶個dildo(人造的硬的雞雞)出國啊 囧。

在那漫長的性別不明的狀態中(這裡指對外聲稱和真實外表的衝突),開心是基本的,煩惱卻也沒少過。畢竟人類還是直觀的視覺動物,就算大家認知上明白我是男的,面對著眼前的女性外觀包括聲音、身形、氣質,大多數的人還是會下意識的使用女性稱謂(然後再不停道歉),下意識的以對待女性的方式對待我,比如女生會大大方方的在男朋友面前跟我勾肩搭背我就免不了被男朋友醋味十足的一陣瓦厚(本地方言形容不屑地上下打量之後翻個白眼的意思),比如男生會不自覺的想要幫我提重物和開門,不小心看到我拉起衣角搧風涼快涼快還要害羞(羞P)。也是在那段時間頻繁地收集到質疑的語氣,迷惑的眼神,有所畏懼的距離,和欠罵的言論(絕對不是因為我拉起衣服搧風噢各位)。

那些伴著負面情緒、甚至惱羞成怒的事件,就被聰明伶俐的大腦自動關起來了。害我現在想要分享幾件事還得絞盡腦汁。不保證一切屬實啊,你知道,大腦很愛自己補些有的沒的,尤其是我家大腦。大概,就分享這麼3件吧。

比普通束胸緊個2,3倍的醫療束胸是要24小時穿著,大概穿1個月。睡不好喘不上氣不能洗澡外加擔心血漿亂噴還算好忍,痛苦的是一切都要做得行雲流水毫無破綻。每天要防著媽媽上下其手(她還抱怨我翅膀硬了不要她了),還要防著外人不小心摸到(小常識:中國就是有很多人都跟我一樣很愛摸來摸去)。那是一個第一次見面的小gay,在我報上性別之後不久,也許他是爲了驗證或者純粹處於無意,突然摸到我後背接近束胸的線,嚇得我縮起身子,冒了一層冷汗,之後很快就藉故離開跑回了家。此事導致拿掉束胸之前我一直跟人保持一臂的距離(搞不好現在的朋友們會希望我永遠別拿掉那個束胸)。

拆線半年後,在家鄉的某酒吧,有個流氓踢一副很惹人厭的樣子還自以為天仙下凡聽別人說我是男的,於是不懷好意的來挑釁,TMD竟敢趁我不備伸手襲胸。由於我的乳暈大於普通男人,她更加確定了自己的判斷,尖叫著“你他媽的的就是個女人”之餘,此後還不斷攻擊我,甚至揚言要揍我,叫我出門小心點。因為我“就是個踢,裝什麽男人”。(後來聽說她招惹了黑道,被通緝,從此下落不明,可謂現世報。但我希望留她一條命可以悔過自新)。此事是一個類似大哥身份的老踢(不知道爲什麽她後來成了我的表兄弟,親愛的ex原來你喜歡痞子踢?)出面擺平,可我們根本都素未謀面好嗎,好嗎?

手術過後1年,某天突然在自己的QQ空間(某種中國流行的部落格)發現有不認識的疑似踢的人在我每頁發文下面留言罵我是“人妖,假男人,假雞巴哪有他/她的長”之類的我以為已經忘掉的人身攻擊。原本我以為歸屬的社群,其實根本不愛我。我沒有哭,心痛欲絕的時候哭不出來的。只是每天上去一邊又一邊的看,不明白招惹了誰引來如此厄運。後來我想,肯定很多人都被流言蜚語中傷過,只是於我而言是第一次才這麼難過。這樣慢慢忘記了這件事。好在大多數的拉拉都很美好,還好我沒放棄這片沃土

 

「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就是撒旦的差役要攻擊我,免得我過於自高。為這事,我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我。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

聖經 哥林多后書 十二章 7-10節 (註二)

 

我求了上帝10年救我脫離這苦楚,祂也沒告訴過我爲什麽我會是一個跨性別,爲什麽眾人說這是罪,爲什麽我的爸爸媽媽不能接受我。但祂一直用這段經文告訴我,祂的恩典已經夠我用了。可不是嗎,我有衣有食,有力量有希望,有愛有家人有朋友,一無所缺。苦難後,我久病成醫,懂得同情,可以安慰。這就是被尋找的答案。

正因為經歷過,再遇到有人生病了,有人要手術,才能真的明白那種痛苦、擔憂、懼怕,才能從心發出為他/她祝福或提供幫助。正因為經歷過,再得知有人被欺負、凌辱、誣陷,才能以過來人的身份告訴他/她,it gets better,公道在天。正因為經歷過,再有人為性別、性向困擾,才能拉起衣服,指著那些已經模糊的疤痕告訴他/她,要有勇氣,你也可以重獲新生。正因為經歷過,再有人苦惱的問“爲什麽人說上帝不愛我”,才能直視他/她的眼睛說,你跟別人不一樣是因為上帝對你有特別的祝福,而你的上帝不像指責你的人一樣把一切不尋常的現象都說成是罪,祂愛你,從你還在母腹中就愛你。

 

註一:

《哥林多後書》是聖經全書的第47本書,也是新約聖經中保羅書信之一,由使徒保羅所著。本書的其中一個重點就是闡明“受苦”的意義。苦難並不來自於上帝,而是來自人的罪,世界的不完美,撒旦的詛咒等等,但上帝給人足夠的祝福,勇氣,和力量去勝過各樣的苦難,得勝有餘,并讓人可以更有能力去安慰同受苦難的其他人。該書的作者使徒保羅,是一個十分有學識和地位的猶太人(可能類似於哈佛的教授)。他曾經不相信耶穌就是基督(救世主),於是積極的迫害基督徒。在跟上帝的一次超自然的接觸之後(上帝直接對他說話并使他暫時失明),他3天不吃不喝苦苦思考,終於開化,相信耶穌是神。後來轉而為基督的救恩奔走,成為基督教歷史上最重要的傳教士之一。在這個過程中,他放棄了榮華富貴,出生入死更是家常便飯,還必須要承擔先前曾經迫害基督徒所帶來巨大的心理和社會壓力。上帝借著他來教導眾人何為苦難,的確很有說服力。

註二:

因著信心,保羅是大有能力的一位使徒,也曾靠著禱告趕鬼和治病,但他自己身上卻一直有一根刺搞得他不得安寧。在求主拿掉那根刺的時候,上帝似乎答非所問的說,“我的恩典夠你用了”。呼應大叔的上一篇重生,許多事情是沒有答案或不明就裡的,但在見到上帝的那一刻都會被明瞭。而眼前,你我都不完美,都曾軟弱痛苦,但哪一個挫折不曾過去呢?又有哪一挫折不曾給你帶來一些益處呢?因為上帝的祝福充足,足夠你帶著殘缺,行走于人世間,不斷進步,最後以最接近完美的狀態去跟祂  happily ever after。

 

補充:

喔,其實我程序做反了囧囧囧。按理來說應該是先打激素1年以上,才來做胸部手術的(外觀效果應該會好一點,不過也是不一定,祝你好運啊)。而整個性別的轉變幾乎是激素一手操縱的並非外科手術。好奇的民眾請記得,不要問trans做了什麽手術喔。這跟不要問研究生何時畢業是一個道理。

 

11 Comments

  1. 感謝主,讓我們得以相互安慰。
    感謝主的祝福讓我知道『日子如何,力量也必如何『
    感謝主,很多時候我們都不懂自己為何要受苦,但當我能分享並安慰別人時便明瞭了。
    感謝主,祂是公義的主,祂明白每一個苦難、每一滴眼淚,並與我們同在。

  2. 大叔:
    何其有幸 又能看到你寫的文章
    再多的苦難 都能被你阿Q的思維迎刃而解(咦?)
    這也是種不得不的樂觀吧
    身處異鄉 所面臨的種種挑釁與適應 是否曾讓你無法靜下心來仔細思量內心的感觸(因為生活總是要繼續)
    或者 唯有身處異鄉 才能完成靈魂應走的道路(trans) 再多挫折都不怕?
    在遠方 我只能做到默默關注與透過文字祝福 支持你 如此而已.

    1. 都怪這千年怨婦的巨蟹魂,明明大概都是樂觀又知足的,寫出來怎麼怪怪的(難怪交不到女朋友 -> Jo上身)gei掰一百分。
      當初來美國時根本不知道這裡多開放,所以我必須感謝上帝竟然帶我來到波士頓。這個城市對LGBTQ族群很友善,法律醫療都有許多保障(下次來寫)。
      非常感謝js你對Q和大叔的支持,十分感動!能收到這樣的評論和安慰,也不枉此生了(對不起我說話真的有點太誇張)
      挫折什麽的,其實都沒設想過,我幻想的都是好事好結局嘿嘿嘿。所以本質上有點沒心沒肺~

  3. 是大叔的文章!
    喜歡這篇啊,莫名的感人
    那種外科手術的疤痕與賀爾蒙的改變
    真的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雖然我目前還只在看診階段,但還是無比佩服歷經過手術的前輩
    尤其如果當家人不支持時可能得要自己面對…

    補充的”不要問trans做了什麽手術喔。這跟不要問研究生何時畢業是一個道理”這句讓我笑了
    真的不要問研究生何時畢業啊啊!!不要逼我們回答: 甘你屁事

    1. 能收到這樣的評論和安慰,也不枉來生了(誇張的話真的很順口)
      聽起來伊比利半島也在積極的向前邁進?大叔無比熱烈的給你集氣加油!歡迎找我交流經驗~ 雖然我也就做過這麼一次。
      還有我爸爸已經從堅決反對,到現在稱我為“跨性別”而不是“易性癖”,還開始稍微跟我討論同志的事情,這樣的進展值得歡喜雀躍~ 所以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希望你也更有信心噢~

  4. 真的不要問什麼時候畢業啊~~~(雖然我已經畢業了,但還是可以感覺得到痛!)然後,大叔你好帥~
    >//////<

  5. 大叔:
    你是真的變帥了
    如果說 我的鼓勵 能帶給阿Q思維的你 寫下篇文章的靈感
    我也會很開心的(轉圈)~

  6. 第一次覺得自己是跨性別時
    剛好在網路上看到大叔的文章
    覺得獲得不少力量
    今天重看了一遍 多了一些感悟..
    是說 大叔何時考慮再寫一篇QAQQ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