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當民主失格,上街抗爭去-以土耳其和巴西示威為鏡

土耳其塔克辛廣場群眾遭瓦斯驅離(註一)

土耳其和巴西分別從五月底和六月中起,爆發全國性的大規模示威。雖然各國媒體報導篇幅、角度不盡相同,但相信這已經不是「新」聞。如果拜一下孤狗大神,也可以很快了解事件發生的「大致背景」。(註二)

一般認為,土耳其的抗議行動源於保護公園綠地、意見自由(該公園原為重要異議集會場地),但更進一步來說,是反對不當都更、不斷的開發,以及宗教保守勢力復甦壓迫自由等等。而巴西的群眾示威,最淺層的起因是大眾交通工具費用上漲,深層原因則在整體經濟環境、社會資源分配的不當與不公,比如政府花大錢辦足球活動,卻沒有重視國內的教育、民生等問題。

街頭抗議活動,在現今所謂民主國家來講,其實算是家常便飯,只要稍微留心,就會注意到全世界每天有無數相對小規模的抗議、遊行。然而土耳其和巴西這兩次抗議活動,分別都從小規模和平行動,擴大成全國性、多城市、數百萬人加入的群眾示威。之所以成為如此大規模,恐怕是累積下來的各種問題、說不清的那些錯綜複雜,透過一個洩洪點,一次宣泄出來的結果。

兩地的抗議在整體事件發展上也有一些共通點。比如兩方政府都動用了軍警暴力鎮壓群眾,結果和平抗議演變為暴動,卻有更多的民眾加入示威抗議的行列。另外,這兩起抗議事件,並非由任何政黨或是特定團體發起,民眾基本上都是透過網路自行組織行動。

1004028_636508515349_2092657923_n巴西里約6/16晚間的抗爭活動。當日估計全國有25萬至30萬人加入遊行。

台灣目前當然不存在這個「結果」,但如果我們看台灣近來受到關注的問題,不論巴西或是土耳其哪一地能夠列舉得出來的社會問題,與我們都有相當高的重疊性。(進一步來說,與世界各地多數國家的處境都有相當高的重疊性,只是各國可能在不同層面上有不同的演變進程)

樂觀來說,或許台灣社會的議題尚未積重難返,也或許仍然存在有不需要大規模群眾上街,而可以溝通並寄望這些問題得到解決的「民主」管道;因此在這幾年越來越頻繁的社會運動中,並沒有演變成大規模街頭抗爭。

但另一方面來說,是否多數人仍對街頭示威存有某種「負面」看法,所以不考慮透過抗議活動表達訴求,也因此不會出現大規模抗議行動?

我於是在自己的臉書上問了朋友們這麼一個問題: 自認對「街頭運動、示威遊行」的感受是什麼。請以1是非常負面,5是持平,9是非常正面來評分。(這當然不是什麼嚴謹的調查,回答我的朋友們當然也遠遠不會符合母群體條件或是足夠樣本數的)

朋友們的回答分別落在5 ~ 9之間,完全沒有出現低於5的評分;有趣的是一些「但書」的共通性:希望能避免出現噪音、阻礙交通、違反法律、以及暴力行為。

我個人將街頭抗議中的暴力行為視為凡事都有的陰暗面的一部份而姑且不論;然而在這些但書中(註三),我忍不住要問,是否現存的社會議題仍不具有,讓不關心的人開始關心、或是關心的人們放下這些但書走上街頭的迫切性?那麼土耳其和巴西的民眾,又是如何、何時決定,噪音、阻礙交通、違反法律比起上街抗爭變得次要了?

有位朋友在回答前述意見調查時表示:吃飽飯沒事做而肯上街頭,一定有話要說。我其實非常贊同,也就是說,上街抗爭這件事情是一種非常手段,恐怕跟正負面觀感也沒什麼關係,就是一種不到最後大家都不願意選擇的方式。

但是在拒絕這個手段的種種但書中,我們必須要記得上街抗爭不只是民主制度的一部份(不允許集會遊行的政府,即是獨裁政府),更是一種彌補民主制度不足的手段。

民主並非萬能,而其中一項本質是多數決。因此當民主裡面沒有自由,那很快便會導致「多數獨裁」,然後更進一步假借民主、法律的名義妨害自由。少數的意見受到忽視、壓迫,掌握多數選票的人旦憑己意的推動政策。(如果同時考慮企業的政治捐獻,就更明顯可以看到其中的危險性)

以土耳其來說,該國總理埃爾多安大選連番獲勝,因其支持者中有許多宗教保守派人士,因此埃爾朵安開始公佈限酒令、禁止空姐擦口紅等等,以民主、法律妨害個人自由。

再者,政治上一人一票的民主並不等於經濟上的民主與保障。無論巴西或土耳其,GDP一個大壞一個大好的兩國,都面臨經濟上的不公義。像是土耳其的貧富差距巨大、巴西的大眾交通工具漲價都還只是其中的鳳毛麟角。

巴西政府這次在示威爆發時,曾經表示「不明白為何發生示威」,因為「沒有組織、團體領頭對話」;這其中正包含著政權的傲慢和民主的失格;而巴西和土耳其政府雙雙選擇暴力鎮壓示威,也同樣是其中一環。

土耳其在近代「民主化」的歷史中(註四),其實為我們忠實呈現了歷史的反覆,1923年共和立國以來,雖有政府輪替,但每個政府都不斷的打壓「反對」意見;選舉勝敗,幾乎可以讓今天的正義明天變成過街老鼠。如果單單靠投票選政府認定何者為民主國家,那民主已經失格;只有捍衛每個人說話的權利,即使必須選擇走上街頭,那民主才完整:因為反對意見也是民主重要的一部份。

註一。所有圖片來自網路。

註二。之所以說,這些只是大致背景,理由很簡單: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只能說各國都各有錯綜複雜的理由,即使世居當地,也不見得能條列清楚。

註三。以違反法律來說,雖然不免落入蘇格拉底惡法亦法的辯論,但這也是疑問的一部份。假如說,合法的集會遊行,遭到濫用的法律宣稱違法,那麼當場應該離開,循「合法」管道申訴,還是堅持「非法」」集會到底?或者說,按照都更法,建商可以強拆我家,法律申訴程序趕不上拆除時間,那我要先讓自己家被拆,還是「違法」抗爭到底?(以文林苑來說,都更法違憲宣判就是發生在後)

註四。本文對土耳其「民主化」歷史有相當詳盡的整理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tiv-wong/土耳其-伊斯坦堡反抗在催淚氣中不見不散-gezi公園反抗運動的前因現況/10151648497548826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