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如果體制是萬靈丹,為什麼有關廠工人?

昨天(8月13號)關廠工人再次走上街頭,七、八十歲的阿公阿嬤,在近35度的高溫下,抗議政府透過司法體制對他們繼續進行打壓。

跟在隊伍後面走到立詳法律事務所樓下時,我湊巧聽見一位男子,向他剛從鄰近大樓裡走出來的朋友說:這些人好像在抗議什麼什麼,不知道什麼狗屎的。

我大著膽子轉向他,問他:「你願意聽聽看他們為什麼在抗議嗎?」

男子回答:「不,不知道也沒差。」他頓了一下,然後用一種理所當然、天下皆醉我獨醒的表情繼續說:「要改變體制就要進入體制內,從體制內著手。」

關廠工人十六年來的經歷、抗爭原由等等快速閃過我的腦海,急欲辯解的我卻因此詞窮了,男子罵罵咧咧的和他的友人走遠。

詞窮的那一刻,我在想,我要怎麼告訴一個根本上冷漠、不關心,但卻把一切推給體制的人,關廠工人的經歷正是被體制一再打壓的經歷。

十六年前還沒有勞退新制、退休金提撥的時候,這些關廠工人的老闆就都惡性倒閉的跑了,不要說退休金、資遣費,很多人連薪水都沒拿到。

他們當初都是在「公司體制」」內規規矩矩、盡力奉獻的一員,那時候不健全的體制已經擺了他們一道,十六年後,宣稱要代位求償的勞委會還是沒有找到這些老闆、沒有告這些老闆,卻反過來要這些工人把當年拿到的補償金還出來。

體制再次排山倒海的逼向他們,且體制的荒謬尤有甚者。

或許妳/你還不知道,今年初關廠工人臥軌、絕食之後,政府並沒有停止向他們追討明明屬於他們的這些款項,除了不公平的和解方案之外,也沒有提出其它解決辦法。所有的阿公阿嬤們,都還在一次次的出庭;而義務律師團的人手不足,在法院毫無意願協調庭期的狀況下,只能疲於奔命,更多時候,可能無法陪同被告工人出庭。

你/妳可能也還不知道,目前政府向關廠工人追討的款項不到兩千萬,但是過去兩年內,政府編列了四千萬預算聘請律師來告關廠工人。甚至撥給銀行的代辦費,在過去十六年中,也超過了三千萬。

而當年勞委會承諾不會向工人追討、會向工廠經營者代位求償的所有相關文件一起消失,無法作為呈堂証供,法院也沒有任何法官對此表示疑惑。

我想問那名路過的男子: 如果體制是萬靈丹,為什麼會有關廠工人?當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可以認為進入體制並且推行改革就好? 如果我覺得司法不公、政府無能、軍隊無力化、檢調失職、監院空設,我要同時成為法官、政治家、軍警檢調、監察官,才能要求/推動體制改革嗎?

太多的問題讓我沈默了,放走了一個冷漠的男子。而我悵然若失。

比起進入體制後改革體制,我更相信改變人群冷漠、事不關己的態度,更有可能改變體制。當司法、政府、軍隊、檢調、每個體制環節裡都有不冷漠的人,體制才有可能改變。

於是我對著男子漸漸遠去的冷漠背影,無力了。於是我決定無力感過後,下一次,還要再和某個冷漠的路過者搭話。

2013/08/13
關廠工人813遊行 / 攝影:Nana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