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神愛世人就唯獨憎恨同志?

 

我所居住的州,同性婚姻還沒有合法,但是伴侶法已經實行超過5年了,同性婚姻也將在明年年底實行。 有趣的是,這個州的州民,有三分之二為非常虔誠的基督徒,剩下的三分之一,也多是基督徒。讓我不解的是,既然這個州的基督教人口這麼可觀,為什麼伴侶法和同性婚姻都可以實行?為此,我走訪了幾個教堂去詢問他們關於同志議題的看法。(然後我也作好會被轟出來的打算了)

celos_12042013_1                                                    (註︰因為居處地址隱私關係我遮掉了城市的名字。)

 

很意外的是,這裡的教會對於同志根本沒有半點排斥,甚至可以說「漠不關心」。他們親切的跟我聊的是工作是否順利?有沒有足夠的衣物過冬?有沒有缺任何家具?有沒有在教會中認識好朋友?要不要一起去市郊騎馬?! 唯一涉及同志的話題就是︰「之後可以帶你的伴侶一起來我們教會,我們可以幫你們證婚。」(蝦毀?!我準備好了一堆戰鬥的話都還沒說出來就被姊妹們抱了一輪。)

我說︰「在我的國家,部分基督教徒很仇視同性戀。」他們回說︰「我知道有些基督教徒對於同性戀議題的理解不同,但是我覺得這樣的人很偽善,他們誤解了愛的真義。這樣的仇視行為跟納粹的種族主義又有甚麼不同呢?教會存在的目的是為了幫助世人了解神,讓神可以活在人們的心中。而神就是大愛,也因此我們愛每一個人,不會因為年齡、性別、種族、性傾向、生理心理狀況和婚姻現況而歧視任何人。這樣歧視的行為不是神所喜悅的。」

 

celos_12042013_2                           (註︰教會的宣傳單章,很明確指出歡迎各種性傾向的教徒。)

 

人都說「教堂是永遠的避風港」,然而對很多人而言,教堂卻是一個囚籠。記得多年前我認識一個在教會的拉子朋友,她說她和女友已經交往5年以上了,但是由於教義的關係,她們的關係一直處於只能牽手的狀態。也為了教義,女友曾經多次提出分手強迫自己和男生交往,卻受不了又再回到她身邊。這樣的生活,讓她們對於人生感到絕望。她說︰「為什麼選擇了信仰就必須犧牲愛情,難道神愛世人就唯獨憎恨我們嗎?」

我另外一位從小在教會中長大的友人說︰「我在教會中長大,卻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應該是被愛的,反而覺得自己是為了繼續維持懸在線上的友誼,在教會一起長大的朋友前,我幾近乞求的換取我知道終有一天會幻滅的溫情。20年以來,每個傷口都是被信任的牧師在講道中攻擊,在母親不經意的話語中凌遲,用遍體鱗傷已經不足以描述。或許我母親在我出櫃之後,曾想著要把我淹死吧!」

 

很諷刺的,為什麼在同志議題上,唯一的神卻擁有兩種極端看法呢?在這樣矛盾的情況之下,基督教建構出來的天堂能維持平安喜樂嗎?那日午後我跟我的伴侶玩笑說著︰假如哪天我真的死後因為「支持同性婚姻」而下地獄,又會遇到一群因為「歧視同志」而下地獄的人,然後又要在地獄為了同樣的議題再度吵架了呢。(笑)

 

早在8月6日的聯合晚報,台灣已逾半民眾支持同志婚姻合法,然三個月後,對於同志婚姻、多元成家的風浪卻日益高漲。於我個人的看法,我覺得基督教徒為了反對多元成家冒著違背十誡的第一條,聯合各宗教打壓同志以及弱勢團體權益的那一刻,這一切杯葛的核心根本就不是為了教義的聖戰。說穿了,就是特權階級不願意把權柄下移,連一點點基本的「人權」都不屑給予,這樣的行徑還配稱得上全球人權排名前50嗎?各位拿著火炬喊著我愛同志卻殺得眼紅的基督徒們,你們口口聲聲說著為了孩子,卻沒有想到你們口中的惡魔,也可能會是你孩子、親人、愛人、鄰居、家人……。請問你有沒有膽直視著台灣230萬人民的眼睛說︰「因為你們不是百分之百的異性戀,所以你不配擁有人權。」

 

就讓我們今晚的禱告詞為這樣吧︰

「親愛的主阿,我希望那些堅信堅持同性戀是罪的人,我祈禱你們的孩子都不會變成同志。我不知道社會會變成什麼樣,但希望你們的孩子不需經歷恐懼自己不被父母所愛。希望你們的孩子能夠完完全全承繼你們的價值觀,在你們圍好的籬笆裡,永永遠遠,活在不會幻滅的愛當中。

阿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