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運, 社會

台獨與人權

想想敝人從 Queerology 復刊開始,每幾個月就寫寫文章自娛娛人,為的也不過是希望能夠從一些平實的文字裡為 LGBTQ 族群傳遞一些溫暖和歡笑,大家一起苦中作樂,也許有一天就這樣將平權的觀念潛移默化到人們的心裡。婚姻平權當然不是人權的終點或是終極目標,但讓同性跟異性伴侶在體制內都有行使同樣權利的法律基礎,而不是我們只盡了國民的義務卻得不到國家體制內應有的權利跟保障,我個人認為這是在同志運動中是相當重要的一步。

從 2013 年的多元成家法案鍛羽而歸,到好不容易 2016 年 1 月的總統大選,選前公開支持婚姻平權的民進黨黨主席蔡英文當選,立法院也首度變天,民進黨取得了過半的席次,雖然隨後蔡英文(和馬英九一樣)選擇繼續擔任民進黨黨主席的職位,讓人擔憂立法院是否又要再度成為總統府和行政院的橡皮圖章,也是蔡英文當選總統之後打自己的第一個巴掌(總統兼任黨主席被質疑,蔡英文回應稱為了適應新情勢),不過,總體來說大多數的人依舊期待著新人新政的來臨,能夠一掃台灣政壇過去許多顢頇守舊、又持續增加對中國依賴的政策,雖然蔡英文每次選舉的時候其實也都說不出來要執行什麼具體的政策,尤其是能夠為許許多多的勞工以及社會上的弱勢族群等等「點亮台灣」。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只能套用詩人鯨向海的詩句《都知道了》:

有過一個愛人
感動時牽手
幸福時擁抱
災難來臨時,更熱烈地親吻
然後⋯⋯
你們都知道了。

然後⋯⋯,我們都知道了。

除了具有政治意義的年金改革,以及不當黨產處置條例雷厲風行地被執行了之外,其他包括對《勞基法》的修改,以及原本已經被視為順水推舟的同性婚姻民法修正案,都被擋了下來。立法院也不過就三大黨:民進黨、國民黨和時代力量;三個黨都已經準備好要修民法要通過同性婚姻,但卻又硬生生地被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集人柯建銘的幾句「不能讓大家都受傷」和「提專法是一個選項」給攔路,不顧立專法的種種不合理之處以及缺點(許毓仁:德國同性伴侶法徒惹訟累)。

一直到上個月,法務部委託學者擬定的同性婚姻專法曝光(同婚專法有望? 立法建議終於曝光),其中荒腔走板的內容包括「同性雙方必須以書面約定一人為夫、一人為妻,才算合法的同性伴侶或同性婚姻。」害我以為時光旅行終於被發明出來了,我一覺醒來地球竟然回到了七零年代。

圖片作者:山山來馳。(本圖經作者同意使用,點圖前往作者頁面)

而這其間總統府的態度一反選前對支持婚姻平權的堅定,從對修民法或立專法選擇不表態,到婚姻平權音樂會勉強擠出「同志也有結婚的權利」,接下來在立法院早就已舉辦過兩場沸沸揚揚的公聽會之後,還要再交給極虔誠的天主教徒副總統陳建仁成立所謂的「對話機制,是想要打敗臉書嗎

本來想要以美國名編劇艾倫・索金(Aaron Sorkin)在 HBO 《新聞編輯室》”The Newsroom” 藉劇中人物之口說出的一個道德問題:「對公平的偏見」 “Bias toward fairness” 為題,呼籲總統府不要用假公平助長歧視和偏見。套用 “The Newsroom” 裡面的例子來說,就是不能因為宗教團體今天出動五萬人上街遊行抗議說「我不同意地球是平的」,你就必須跟著起舞說「台灣民眾對地球的形狀無法達成共識」,還要動用府會成立「地球形狀公聽會」,請副總統邀請正反兩方成立「地球形狀溝通機制」,並且請法務部成立「圓形地球專法」來保障那些已經看到地球是圓的人的公民權利。

但後來我轉念一想,哎呀,我果然是太傻太天真了。難道聰明如蔡英文人等,會不知道地球是圓的,不明白修民法根本就對一般民眾的生活、對台灣的經濟不會有影響(甚至可能還會有正面助益),反對同性婚姻的團體所持的意見,都是由主觀的偏見和扭曲的數據所組成?那麼問題的癥結就不在於「為什麼民進黨高層不願支持婚姻平權?」而是「為什麼民進黨高層不願得罪宗教團體?」我們台灣何時像在這方面像了歐美國家,是以宗教立國的?

其實回頭想想,哪天民進黨終於實現讓台灣獨立建國了,我們還真的不能不忽略民進黨背後的宗教勢力,也就是大家不時在新聞上會看到的「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

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創始於1865年,是由英國長老教會宣教師馬雅各醫生從台灣南部開始宣教。七年後的1872年再由加拿大長老教會的馬偕博士在北部開始宣教。」(《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政治關係》)跟台灣一起經歷過滿清政府、日本政府,一直到國民政府的統治,比台灣任何一個黑道幫派都還要歷史悠久,然而在 1950 年代之前,長老教會都選擇秉持著傳教的本份,並未企圖參與政治事務,但經歷過了 228 事件,眾多教友以及牧師受到國民黨的追捕迫害,不幸罹難(《台灣歷史上的一道傷痕‧二二八事件》),再加上種種歷史人文的因素交織之下,教會決定開始投入台灣的政治改革運動,其中教會在 1971 年發表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尤其具有指標性的意義,其中將「和平、自由及公義」解釋為「共產極權」的反面,例如:

我們希望在和平、自由及公義之中生活;我們絕不願在共產極權下度日。

又,將「人權」僅解釋成「國家前途人民自決」,也就是投票權:

我們反對任何國家罔顧台灣地區一千五百萬人民的人權與意志,只顧私利而作出任何違反人權的決定。人權既是上帝所賜予,人民自有權利決定他們自己的命運。

此時的台灣黨外民主運動也正風起雲湧,早期的民主運動鬥士,也就是後來民進黨的創黨元老們也正為了台灣的民主化而努力,兩者的目標不謀而合,民進黨和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一個政治團體,一個宗教組織,也就從此難分難捨了起來:

黨外民主鬥士所努力的方向,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所禱之以求的目標可說是不謀而合。在這種情況之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對黨外民主人士很自然地便惺惺相惜而大力支持。這種情感特別展現在一九七九年美麗島事件發生後,長老教會對受難者的救援與對其家屬的關懷上。迨一九八七年民進黨成立,因她是台灣第一個本土的政黨,而且是延續過去黨外人士的努力目標,更重要的是,欲以組織化的政黨力量,通過民主的選舉,以終結國民黨的外來政權。

在這樣的政治氛圍中,每到選舉時,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便極自然地,選擇民進黨加以支持。

(《由政黨輪替論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與民進黨之關係》)

到了 2015 年 12 月,當時還是總統參選人而已的蔡英文,也受邀參與了「基督長老教會慶祝宣教150週年」活動,致詞時的時候也特別提到:

高俊明牧師、林芳仲牧師,鄭文仁牧師,還有很多長老教會的牧師,在民進黨最困難的時候,一直告訴我,要堅持公理、要堅持正義;為了台灣的未來,咱們不能放棄。

致詞全文還在民進黨自己的網頁上)

其中高俊明牧師,曾在陳水扁時代出任總統府資政,在長老教會和民進黨裡都是極受尊崇的人物,很可惜地,他也正是在長老教會裡,堅決反對同性婚姻以及多元成家的其中一人(《高俊明牧師拜會王金平 盼審慎多元成家立法》)。

從這樣的觀點來看,民進黨兩大龍頭蔡英文與柯建銘在婚姻平權修改民法這一案上畏畏縮縮,向宗教界人士妥協,也就一點都不奇怪了,簡直就跟一個足球選手本身身為一個汽車維修員,球褲裡偷藏個幾把錘子跟扳手一樣合理啊!

看到這裡也許有些人會開始疑惑:「在先前的立法院公聽會上,不是有古亭長老教會的陳思豪牧師挺民法修正案嗎?」

是的,其實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既然自詡以「人民自決」和「人權」為上帝追求的目標,因此多多少少對教會內的不同聲音還是有點包容性,然而在同志平權上,長老教會,尤其是以南部教會為主的勢力卻在這個議題尚未能說服自己的上帝。2013 年的多元成家法案爭議,也促使長老教會在 2014 年公佈《台灣基督長老同性婚姻議題牧函》,明確地表達了「同性性行為在上帝眼中是罪」的立場:

⋯⋯存在於同性性傾向的認同且欲求而發生的「同性性行為」,則是聖經所反對的。同性戀者個人有責任決定自己如何回應這種傾向,正如異性戀者有責任回應不當的性衝動,克制慾望以順服上帝拒絕進一步之行為。

我們或許也可從基督教徒豬頭皮的口中,一窺某些長老教會的牧師在「宣揚人權」上所付出的努力:

就像武俠小說的劇情一樣,對你恩重如山的師父,卻只是因為你老婆講話有口音或是宗教立場不同,要你殺了眼前這個妖女,這個時候要嘛就是為了自己在武林裡的地位跟未來接掌門人的機會,從此和眼前這個人從此割袍斷義,下次再見面就是敵人了,有點真性情的就像令狐沖一樣下場就是被逐出師門,而且通常這樣的人大概也不會這麼想要當總統或是主席或是黨鞭,也就是說,同志的人權就這樣被在台獨的大旗/大義下被犧牲了。

而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 1977 年發表的《人權宣言》裡提到的《聯合國人權宣言》,也只不過是為了爭取推翻當權者的力量所借來的法杖,一旦當自己終於成為掌權的人之後,拿來報復之前欺負自己的仇敵都還不及了,誰管你要放幾天假、能不能結婚,愛人生病了、亡故了,誰管你能不能守在身旁,還能不能留住彼此共同的回憶。民進黨和長老教會的「人權」是有選擇性的,而且明明就是掌握權力的人決定的,卻硬要說是上帝決定的,就算是上帝決定的就算了,我納稅是納給凱薩的啊!

雖然我明白不是每個人都像我一樣,在蕭美琴 2007 年台北市立委初選被王世堅用黨員投票給作掉之後,就對民進黨的本質產生了懷疑,但在同婚議題上這樣荒腔走板的表現,你不得不開始懷疑,由蔡英文總統兼黨主席的民進黨,你到底是信仰上帝、公義,還是權力?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