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社會

只要被認為是男的,你就應該是強壯的

連假去了菲律賓長灘島曬太陽,回來覺得需要好好練個身體,但完全不是因為要在海邊穿泳衣的關係。

這次在菲律賓玩耍,不意外的被認成先生的比率非常高,大概是95%,雖然在女同志圈中,誤認實在是個萬年老梗,簡直比阿里山神木還要老,但我竟然還是可以從中體驗到新的感受,那就是:只要你被認為是男的,你就應該是強壯的。

這趟旅行我是和女友一起去的,在每天都是艷陽高照的度假海島上,我的穿著就是T恤短褲夾腳拖,女友則是無袖小背心(總之就是很明顯的一個男生樣一個女生樣,雖然政治不正確但這樣說明還是比較容易),我們倆共用一個大行李箱加一個登機箱,因為是菲律賓海島,老是在扛著行李上船下船、上嘟嘟車下嘟嘟車、上樓下樓。菲律賓螃蟹船的登船走道可就是一長條跟人一樣寬的木板而已,加個隨便綁一綁的鐵條當扶手,一端搭在船頭一端搭在岸上,無時無刻隨著海浪上上下下左漂右移的,提個20公斤重的行李箱腳一滑就是連人帶箱掉到海裡去,結果每次女友手上的行李都有船員或司機、旅館人員接手幫她上下貨,輪到我的時候,這些大哥小弟們就一付你應該可以搞定吧的樣子去忙自己的事了,除非我看起來一副快跌倒的樣子。

因此這次回來我決定有空還是要練練身體,由於臉皮薄的關係,我實在是不好意思在一位菲律賓大姐請我幫她把重得要命的行李舉上小貨車頂的時候,跟她說我也是女的、這行李箱好重我抬不起來。

其實我跟女友一樣高、差不多重,看起來也沒有特別強壯,這些大哥大姐們應該是覺得我是男的就直接認為我力氣比較大,不需要幫忙,不過確實男性肌肉比率一般比女性多就是了(但上次健檢發現女朋友的肌肉率比我高,囧)。
註:一個人體內的肌肉率=(肌肉量/體重)x100%

另外我發現不管在哪一個國家,如果作了令對方不高興的事,對方對我的態度會因為我被認為是男性或女性而不同,比如說在台灣,如果違規遇到警察,而警察以為我是男性的時候,通常講話的態度都會比較兇,開單也不手軟。這次在長灘島參加當地旅遊行程,跟其他客人橋船位有點誤會,當地導遊對我跟對待其他女客人說話的音量就是不一樣。有一點很妙的是,這樣的差異,在對方是男性的時候非常的明顯,如果對方是女的,不論她認為我是男是女,通常態度不會差太多(除了要進女廁的時候)。

Photo by Liz Henry(CC)

雖然是提提行李、喬喬船位這種小事,但還是讓我想到一個名詞,就是父權紅利。關於父權紅利,Google一下就有很多討論的文章,就不多說了(顯示為越來越懶),或是可以看看這兩篇延伸閱讀:

讓男性請客是領取「父權紅利」嗎?女人從中獲得的紅利,不過是男人餐桌上的殘餘
【父權騎士精神】我們都深受父權的迫害,卻對彼此的傷口視而不見

由於被誤認為男性而受到不一樣的對待,我想自己應該也會因為被誤認為男性而得到一些好處吧? 但要確定這件事其實很困難,可能因為人在順利或是得到成功的時候總是容易把原因歸在自己的能力,而不會想到可能有一部分是因為自己的性別優勢(或種族、社經地位的優勢)所得到的好處。

比如說我喜歡一個人旅行,因此老是被旁人說一個女生敢這樣到處走很勇敢,久了自己也覺得好像比別人厲害,但事實上很可能不是因為我真的比大多數的女生勇敢,而是因為我表現出的性別氣質比較陽剛,可以將受到陌生人攻擊的機率降低,因此我一個人旅行的安全感比外表較女性化的女生來得高,所以比較能毫無顧忌的一個人亂跑。

說實話,這次在菲律賓有時候會因為知道旁人以為我是男的,而不好意思在眾人的視線下讓女友搬大行李箱,尤其在機場過X光一直搬上搬下的時候。於是我發現自己竟然在搬行李這種事上也順服了父權社會對男性的期待,而且在第一時間並沒有察覺。深深覺得,不論是何種性別,為了要符合傳統父權社會對男女二元刻板性別角色的要求(以換取在社會中安身),無時無刻甚至在潛意識中都承受著壓力。

2017年一月號的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封面標題是「性別革命-重新定義性別」,當月整本期刊都環繞著性別議題。其中一篇文章訪問了世界各地的九歲兒童,請他們說說身為男生或女生的好處和壞處,如其中一位印度男生說,當男生最糟糕的地方,是被期待和大家一起在大庭廣眾下性騷擾女性。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