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同, 身體

若你不是你而我不是我,那有多快樂?

去年的這個時候,去參加了學校的LGBTQ Ally辦的,提供給教職員的LGBTQ訓練,本來只是想去支持一下,順便認識新朋友,但是卻讓我看見了一個從未見的景色。

我一直自詡為一個善解人意,非常能對所有人所有事都抱有同理心的人,我以為我瞭解很多人的苦。但是一直到了參加了這個訓練,我才明白,跨性別者的困難,是我根本無法明白的。

這個活動是這樣進行的:主持人請在場所有人閉上眼睛,然後隨著他念給我們的故事想像畫面,並進入故事裡……

這個故事和卡夫卡的變形記相似,他要你想像你自己現在的樣子,你在鏡子前,滿意地看著自己,你很喜歡自己的樣子和身份。隔天,你醒來了,你走到浴室準備梳洗要去上班/上學,你忽然看到鏡子裡的自己,竟然變成了另一個人!你很驚慌,很緊張,你檢查自己,一再看著自己在鏡子裡的樣子,你變成了另一個人,可是你卻束手無策。你回到房間,打開衣櫃,竟然也都變成了這個新的身份的人的衣服……。你只好先隨便穿上一套,準備去工作。奇怪的是,你身邊所有的人,所認識的你,都是這個新的你……。大家一如往常和你說話,吃飯,工作,等等。你想,應該這是暫時的,應該睡一覺就沒事了。

隔天醒來,你很快地衝向鏡子,你想應該沒事了,可是看到的是昨天一樣的那個人!這不是你!衣櫃裡都是「他」的衣服,你身邊的人,認識的都是「他」,不是「你」。你好像從來不存在。第二天,沒有人表現出異狀,仿佛這一切從來都是這樣的。第三天還是一樣,然後你開始想,要怎麼解決,你可以找誰幫忙,誰會瞭解,誰會相信你?第四天,第五天,你一樣懷著期待起床,結果一樣,不是你,怎麼辦,我就要這樣消失了嗎?你開始絕望,日復一日,你好像明白了,你不是你,而是別人……。

念故事的人的聲音張力,和故事文字的拉扯,竟然讓我落淚了。

好絕望,比卡夫卡筆下的大甲蟲還可悲,至少身邊的人都知道他一夕之間變成了一隻大蟲,但是跨性別者的故事裡,每個人都以為他本來就是那一只大蟲。

我以為我懂的,我以為我知道,但是我根本不懂,根本不知道,根本不了解,那樣的絕望可以如何把人生吞活剝。

然後想起了林國華,台灣多年前一位有名的由男變女的性別重置的跨性別者,他很勇敢地公開他的故事,但是後來她自殺了。沒有人可以接受她,沒有人理解,沒有人接受,被拱上媒體當作話柄,笑柄,後來的求職路上受盡了歧視,29歲,她的短暫生命告終。

人類與生俱來的追求幸福的權利,在我們的社會運作下,是不是不屬於某些人?

我體會着自己原來多不懂跨性別者的心酸,明白或許多少的其他人「知道」同性戀的苦,卻永遠不能體會,不能感受,不能同理呢?

其實我對跨性別族群,瞭解真的僅止皮毛,或許現在社會和醫學的進步讓Transgender的這個族群不再像以前這麼辛苦,我相信也有很多Transgender朋友們很樂觀,很快樂,不像故事裡寫的那麼絕望,也沒有走林國華走的路。

但是我一直記得我在想像故事的結尾,忍不住流淚的那種深沈的無助,時時提醒自己,不懂的還有很多,體諒別人,愛得更多,做得更多,永遠不要以為自己明白什麼了。

「我們不會忘了林國華,她用生命寫出來的高亢控訴,將作為我們繼續積極改變社會歧視的炙熱動力。」
「我們不會忘了林國華,她用生命寫出來的高亢控訴,將作為我們繼續積極改變社會歧視的炙熱動力。」

3 Comments

  1. 搜尋時剛好遇到的東西,供作參考。

    「跨的聲音是明顯地缺席的,且太多無知和不敏感的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和酷兒者做著傷害跨社群的事,同時聲稱是為他們說話。只因為我經歷了某種形式的壓迫,並不意味著我理解所有壓迫。」

    來源:http://www.huffingtonpost.com/todd-clayton/queer-community-transphobic_b_2727064.html

  2. 略譯

    酷兒社群必須停止跨性別恐懼症:理解我的原性別特權

    [..]

    一些在我內心激烈的轉移,是當我在2012年10月看到r Lana Wachowski接受一個HRC Visibility Award的演講。這是我第一次,我聽到一個跨性別者講述關於她經驗的坦誠和脆弱,而我理解到--痛苦的清晰--那麼多的LGBTQ運動,我顧不了那麼深,且我所賜予我的能量和薪水,是錯誤的。跨的聲音是明顯地缺席的,且太多無知和不敏感的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和酷兒者做著傷害跨社群的事,同時聲稱是為他們說話。只因為我經歷了某種形式的壓迫,並不意味著我理解所有壓迫。

    [..]

    在這時刻我理解到,在這裡我是作為一個原性別(cisgender)特權的人--那是指,某人出生時所被指派的出生性別,符合我的自我認知的性別認同。[..]

    [..]

    對跨人們,暴力是一個緊迫的現實。[..]

    當歐巴馬在今年一月的第二次就職演說,酷兒人民舉國慶祝美國總統肯認男同志和女同志伴侶婚姻平權作為一個公民權利議題。不過,我不能在不知道我的跨朋友們的想法下[給予]幫助。

    [..]

    「如果我依然看不見,真相將會持續隱藏,而我不能讓它如此,」 Lana Wachowski最近電影中的角色說。除非它真的包括了我們所有太經常被遺忘的跨的成員,LGBTQ平權運動將是沒有社會正義的鬥爭。如果我們曾經看到我們已建立幾十年的愛和接納的世界,我們必須持續提高警覺,聽如Lana、Sylvia、Marsha這些有色人種跨的聲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