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同

【客座】跨跨踢踢真偉大,束胸到我家

(標題可以用唱的,唱完就可以忽略它囉!)

我是一個踢。

從懵懵懂懂躲在書店看愛情小說專看正妹假裝自己是英勇的男主角開始,我就有了這個認同,直到多年以後,在同志圈看盡世間情,做了多年「同志ABC」的名詞解釋演講工作後,還是這麼認為:我──是──踢。

到底「踢」這個名詞到底是什麼呢?它似乎很簡單,又似乎很難。簡單在我們可以在路上「指認」,比如「剛剛幫我做飲料的那個踢臉好臭啊」,或者「我搭捷運的時候坐在我旁邊的踢好可愛(羞)」,彷彿踢是一種千里之外就可以識別的身分;難又難在,認識女同志(以下女同志皆泛指所有具有女同性戀認同的各種人)新朋友的時候又常常大驚,「什麼!你不是踢?」,「嗄!你是踢但做愛從來不脫衣服?」……由以上種種月經設計對白,可以讓讀者諸君稍微理解,踢,這個名詞,它獨特的矛盾、模糊特性。

對社會大眾演講時,為了讓他們理解同志族群,關於踢這個詞的解釋,我的說詞通常是這樣:「踢來自英文tom boy這個字眼,泛指外型陽剛的女同志」。看到此處,一定有人要來踹門了,馬的講半天踢的定義不就如此嗎?剛剛還說甚麼矛盾模糊片鬼啊!啊啊,大家先冷靜暫停一下(逼逼!),這個簡單的定義裡面有一個詞,「泛指」,意思就是許多時候是如此使用,但對於社群內的我們,應該更仔細的釐清那些差異,而非含糊的帶過,不是嗎?

男同志朋友的社群內名詞,其實總是會有很清楚的領域劃分,比如熊猴狼,指稱外型與氣質;哥弟不分,指稱伴侶關係相處模式;1/0/both,指稱性行為的主動性。相比之下,女同志社群永遠只有一套踢婆不分,而這套用詞必須獨自擔起解析廣大社群內複雜的行為……如果我是這些字眼的話,應該會感到肩頭沉重不堪其擾吧!而正是因為語詞的貧乏,才導致含意的模糊矛盾。

比如文首「飲料店的踢」,純是因為穿著陽剛而被指認為踢,此時踢就意指「陽剛氣質的女性」;而自小就認同自己是踢的我,其實是因為在關係裡很喜歡照顧人性格主動,所以我的踢認同,主要來自於伴侶關係互動角色;另外,「鐵踢」這個字眼,形容的是做愛不被碰的踢,除了性格氣質陽剛以外,似乎又將「踢」這個字的涵義一腳踏進了跨性別(以下的跨指女跨男,female to male)的領域,實在令人一個頭兩個大!

指稱性別氣質或伴侶關係,大家都容易理解,當踢和跨兩個名詞兩種認同水乳交融的時候,不要說圈外人不明白,連踢和跨本身,似乎都不是很能回答!君不見許多鐵踢修練多年,逐漸領悟自己是跨,終於動了不同程度的身體整形手術?而我亦有一名友人,自認跨多年,但對於踢的身分也頗有認同啊~踢與跨,真乃一線之隔,而那一線,又是何等的倏忽即逝,認定寬鬆!

剛踏入圈子的時候,我也很不懂,踢與跨究竟有甚麼差別?難道比較MAN,衣櫃裡都是球褲襯衫束胸的就是跨,衣服有腰身說話比較輕柔剪短頭髮的就是踢嗎?或者「鐵踢」其實就是跨,在床上會被碰的就是踢?可是當時的我也不穿束胸啊,做愛卻又沒被上過,那我到底到底到底,是跨還是踢啊(自己寫著寫著也有點頭暈了起來XD)……又過了幾年,學到「會想改變身體的」應該比較接近跨,對自己陰柔身體能夠接受的,大概就比較偏向踢了。這種說法看似正解,世間人事卻偏偏「沒那麼簡單」……就讓我娓娓道來,分享幾個不具名朋友的故事吧(先說好喔,我絕對不是我朋友XD)!

photo by Brittney Bush Bollay (CC 2.0)
photo by Brittney Bush Bollay (CC 2.0)

從前從前從前有一個踢,一直以為自己是個踢,直到遇見一個不分女友,老是想要攻擊她的身體,這才發現自己不是一個單純的踢……自從這位朋友動了平胸手術後,生活就變得更像自己想要的,上男廁也可以更加理直氣壯,話雖如此,這位朋友似乎也沒有覺得自己是個「男人」,只是這樣的狀態讓他更輕鬆自在。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踢,一直以為自己是個踢,直到他參加了性別社團,發現自己和其他的踢不太一樣,不但抗拒所有陰柔的意象(從白色的哀鳳到圓點點的裝飾),還覺得自己是個男人,可是他又覺得自己不會是規格化的男人,並且擔心手術會使得身體感覺改變……所以他選擇留著長頭髮,過著類踢的生活。

過去我們可能會覺得,跨是比踢「更陽剛」的存在,或者認為「手術與否」是一個顯著的關鍵,然而,接觸到五花八門的踢與跨,卻讓我覺得「陽剛」的程度並不能劃開跨與踢的界線;就我的觀察,跨之所以有別於踢,大概有兩個要素。

要素一:能不能與自己身體共存?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常對跨改變自己身體的選擇感到疑惑,我以為跨是「不知道這樣也可以愛女人/保持陽剛」所以去跨越;然而,很多踢偏跨朋友與踢的差別就在這裡,作為踢的我可以忽略女性身體帶來的困擾,但對踢偏跨/跨朋友來說,那種痛苦卻已經讓他們失去生活的滋味,非得劇烈改變(如手術)不可,就像故事一中的主角一樣,就算沒有「強烈認同男性」、「非常陽剛」,男性化的身體,卻能讓他過得自在輕鬆;另一方面,故事二中的主角,並沒有手術,甚至頭髮還比千千萬萬的踢來得長且陰柔,但跨/男性認同卻如此的堅定不疑,也證明了,手術與否其實並非關鍵。

要素二:是否憧憬加入男性社群?

我雖然陽剛,但是對男性社群簡直一點興趣也沒有,倒不是說我厭男,應該說我真的沒有興趣和男人一起裸上身打籃球然後汗水互噴(尬的!頭皮發麻啊!)……但是有一些跨似乎並沒有真的很討厭自己女性的身體,可是男性文化/社群對他們的吸引力如此強烈,讓他們改變自己的身體並且加入其中(有些男性社群文化似乎真的要很陽剛從腦袋到身體都陽剛才能親身參與感受的樣子),感到快樂並且自在舒服,「就像回到家一樣」,還真的是一個跟踢很不一樣、又比較少為人所知的關鍵!

Photo by RAZ Zarate (CC 2.0)
Photo by RAZ Zarate (CC 2.0)

啷啷將將講了一堆,不但我手痠口乾,想必台下的觀眾眼睛也痛了腦袋也鈍了該睡著的也睡了(咳咳廢話好多),雖然我一直抱怨女同志社群詞窮,但這樣的詞窮似乎正反映了性別的現況:難以輕言分類。所謂的模糊、矛盾,不正是我們所說的多元、性別光譜嗎?

人的性質本就難以名詞分類,詞彙的稀少難辨,正是現實啊,太多看似精確的名詞,有時也只是帶來了更多的誤會與刻板印象罷了~然而,在我們讚嘆這一團美好迷離的狀態之時,要尋找或了解自己可就困難了(或者這是女同志希望花比較多時間聊天的陰謀),因此,還是希望女同志社群能夠出現更多指向性的字眼啊,比如,如果現在有人自我介紹說自己是踢的話,一定要問他,「請問你是哪種踢呢」!

到底,你是外表個性娘娘的娘踢,床上關係中都不分;還是性格穿著陽剛,床上喜歡被舔的陽剛踢;或者從裡到外沒有粉紅色,只穿鐵板束胸天不黑不脫衣的鐵踢偏跨;還是還是,你是那從前從前有一個踢,在經歷了世事滄桑後,終於覺得自己實在比較想當/像異性戀男人,從而開始發展那踢偏跨到跨的生命歷程呢?還是……

好了~行文至此我也該上床睡覺囉,我是踢,你呢?他呢?

2 Comments

  1. 其實最近比較流行的 “transgender” 這名詞本來就不包括利用外力改變身體條件,比較偏向自我的性別氣質認同(也就是你自己說了算的意思XD)(是說自從自我認同改成 transgender 之後,動不動就被問「所以你要動手術嗎?」真是煩人啊),而對於覺得自己有必要改變生理性別的人士可能比較偏向使用 “transsexual” 這個名詞。雖說這兩個定義也並非絕對,但我同意中文的詞彙的確是太少了,把 transgender 翻譯成「跨性別氣質」又太冗長XD,更別提 agender, bi-gender, gender-neutral, or genderqueer 等等的性別細項分類了XD。我的人生以前從來沒有覺得命名是這麼重要的一件事情過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