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身體

【有稿來Q】反色情公衛化——新的護家運動攻略

編輯前言

本文推薦與鳴人堂《看A片是重大公衛危機?談美國州議會反色情條例》一併閱讀。該篇梳理法律條文,本篇梳理事情經過。


投稿作者/李柏翰

三月底美國猶他州議會通過了一項決議,宣布色情(pornography)為公共衛生危機;因其導致諸多個人與社會的健康損害。乍聽很荒謬,但許多共和黨執政的「紅州」也群起效尤,如阿肯色、田納西、南達科他州都通過了類似決議。九月,浪頭也刮進了「搖擺州」佛羅里達。(編按一)

今年二月加拿大聯邦會議中,眾議院也批准了健康委員會的提議,要全國性地調查「網路色情對公共健康的影響」。這項決議雖然措辭沒有那麼強烈,但也引發了社會大眾對性保守勢力反撲的隱憂。綜合美加兩國來看,北美的反色情暴風正悄然而至。

實際上,在學界、政界、宗教界和民間,亦有不少人支持「色情使成人們高度性化(hypersexualization),甚至使人性成癮(sex addiction)而無法自拔」這樣的論斷,並認為會直接或間接影響成人、甚至兒童及青少年的身心發展與健康。

海報文字意為:色情對兒童有害。Photo by hansol (CC)

提案議員們所援引的眾多科學證據其實都只敢說「可能造成」,而非「必然導致」;但猶他州長Gary Herbert卻屢屢提及「危機」(crisis)——而不只是用「風險」(hazard)來措辭。危機要有多嚴重?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一個健康問題要達到「危機」的程度,表示該問題已經「棘手」(difficult)且逼近「危險」。就算色情真具有任何公衛意義,也不代表應該視為「危機」(crisis)。

讓我們來看看猶他州那項決議背後的「專家名單」都有誰,會發現事情似乎沒有表面看來那麼單純,原來根本是「守護家庭」動員的反撲,換湯不換藥:

· 基督教組織國家反性剝削中心(National Center on Sexual Exploitation)的執行長Dawn Hawkins

· 摩門教會創立的Fight the New Drug的總裁Clay Olsen

· 提供婚姻與伴侶關係教育RELATE Institute的主持人Brian Willoughby

· 猶他反色情聯盟(Utah Coalition Against Pornography)主席Pamela Atkinson

· 因為「A片會影響大腦發育」而憂心忡忡的地方博士媽媽Jennifer Brown。

簡直美版護家盟的明星隊;而支持決議的共和黨員都宣稱,色情帶來的影響是針對家庭的,它讓夫妻性生活失調、讓爸媽無從掌握兒女的性理解(有沒有很耳熟?不論是在網路管制、性工作合法化、或同性婚姻合法我們都聽過類似論調)。

根據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政策指引,若發生公衛危機,政府應著手有效回應和干預。

而這可見於今年三月時順勢通過的猶他州第155號法案,課予電腦技術員一旦發現即必須通報兒童色情的法律義務,若知情未報則屬B級輕罪(Class B Misdemeanor)。重點不在兒童色情,而是全民防盜、草木皆兵可能對言論自由造成的影響。

不像上個世紀的「反色情運動」——從基督教保守主義的道德觀,到基進女性主義對父權文化的批判(編按二),這次風波利用了貌似中立且無害的科學與健康話語,以取得論述高點。然而,壓制色情從來都不只是針對色情本身,因為色情就是情慾的具象化。

Photo by Ade McOran-Campbell (Public Domain)

早年,反色情在女性主義陣營中也引發了很多辯論,尤其自由女性主義者(liberal feminists)並不支持「色情有罪」這個論點——雖不否認整體產業上的性別不正義,但言論封鎖對女人性解放運動或性/別少數的表現及資訊自由而言,傷害是更大的。

當然,我們都知道色情影像和文字是如何深刻地影響我們對身體、性別、性的感官與觀感。或許,你也能說色情可能帶有性暴力和危險性行為的訊息,但將它視為「公共的、健康的問題」是一種刻意迴避道德論爭的策略。

事實上,色情從來都不只有危險或威脅,有時候,它甚至是恐性社會氛圍中唯一的培力來源——對許多女人與性/別少數來說,色情讓他們認識到世界上有類似的身體、慾望、感受、親密接觸、性幻想,而那不僅止於媒體與受眾的關係,更包含了訊息解碼後的想像空間。

即使色情對身心健康確實有影響——說實在的,從全人觀點出發的健康政策主流,如各國都在推的「所有政策中的健康面向」(Health in All Policies),可以說世界上沒有什麼跟健康無關的了——但包藏禍心的偽公衛論述並不罕見,比如反同婚防治性傳染病,然後我們就有了賴清德

今天各種社會問題的公共衛生化(public healthification)——甚至超越從前直白而可議的入罪化、病態化等治理手段——是一個美麗的危險;我們都希望國家在乎我的「健康」,卻不希望因此有人恣意究責:你不健康、你全家都不健康、你還害我們不健康。

李柏翰

自介,是一件最困難的事。當我不確定自己是誰的時候,別人說那是認同問題;當我不確定自己要什麼的時候,別人說是信任危機。於是我左思右想,決定不被決定,儘管可能將終其一生都無法脫逃出那建構好的「楚門的牢籠」,我卻寧願相信「不被決定」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

http://xiaode.pixnet.net/blog

 

編按一:紅州指得是美國在歷來選舉中由共和黨取得較多票數的州。如果是民主黨取得較多票數的州,被稱為藍州。不一定哪一黨會得勝的州便被稱為搖擺州。可以參考文中連結。

編按二:基督教保守主義的道德觀和基進女性主義從父權批判出發的觀點,都明確表示反對色情,而非借用「健康」或「公衛」的話術來取得道德高點、迴避論爭。關於基進女性主義的進一步討論,可以參考蔡梅子在沃草烙哲學的文章《女性主義小歷史:從色情片出發

【謝謝你讀到這裡,我們想請你花一點時間,了解「媒體小農計畫」:這是一個讓讀者可以直接小額灌溉心目中優質內容的平台,queerology 也是媒體小農計畫的一份子,歡迎透過網誌頁面右上角的小草按鈕,或是直接點擊這個連結,灌溉我們的內容。詳情請見: 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