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運, 社會

我是英雄,你就跟著我,我會帶你看遍世界的美。

最近一對男同志情侶因感情失和而釀成的一死三傷悲劇,也就是媒體報導裡所稱的「台大潑酸案」,讓人擔心是否這次又會因為案件當事人是同志情侶的身份,而讓有心人士拿個案來當作汙名化同志的藉口。

而這種感覺怎麼會如此熟悉呢?彷彿回到了八零年代,當時只要提到同志或是跨性別跟變裝皇后/國王,總是讓人聯想到在一個陰暗的地下室裡,一群奇裝異服的人從事著禁忌的活動。在那個媒體公器只由少數人掌握內容的年代,同志或是跨性別的角色永遠只能被賦予負面的意義,難登大雅之堂,也絕對不能讓觀眾有認同同志角色的感覺,甚至除非電影本身就是以同志的生命故事為主的「同志電影」,要不然在一般大眾娛樂片裡,同志或是跨性別的角色甚至是需要被異性戀的英雄打派的惡人或是反派角色啊!

(以下有《沈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 劇情雷,跟《魔鬼剋星》Ghostbusters 和《瘋狂麥克斯2》Mad Max 2: The Road Warrior 劇情討論,請斟酌觀看!)

比如說,我永遠記得在 1991 年《沈默的羔羊》裡,當劇情揭露原來將數名年輕女性殺害並且剝皮的連續殺手 —— 公牛比爾,其作案動機是為了要滿足他的變性慾的時候,心裡那種震驚跟難受,當時只有十歲的我當然還不明白什麼叫做「汙名化」,但清楚地記得心裡那種受傷的感覺,深深害怕著自己心裡是否也住著一個公牛比爾。

《沈默的羔羊》裡極為經典的一幕

雖然喜劇電影經典《魔鬼剋星》在去年已經以全女性角色重開機,但如果你現在回去重看 1984 年的版本,其實很多笑話都是非常父權主義的,更別提在 1984 年的版本裡,比爾・莫瑞(Bill Murray)飾演的主角 Peter 本身就是一個會利用其教授的職位想要泡女學生的 womanizer (指想要跟很多女性發生性關係的男子。其實只要沒有傷害或是欺騙別人感情的話這也沒有什麼道德問題,不過這點在 2016 年重開機的版本裡有特地被拿出來作性別翻轉,值得玩味)而反派大魔王 Gozer 更是被設定成一個跨性別的角色,當 Gozer 以女性身體現身的時候,其中一個 Ghostbuster 問說「我以為 Gozer 不是男的嗎?」

事實上 Gozer 的角色被設定成一個無性別的惡魔(而且還是借用了大衛・鮑伊的形象,所以他可以以各種形象現身,只是最後 Gozer 仍難逃被毀滅的命運⋯⋯。

另一部在最近被重新拿來詮釋的經典末日電影系列《瘋狂麥克斯 4:憤怒道》講述了一個女性在被當作生育工具來剝削的世界裡團結起來重新奪回自主權的故事,不過讓《瘋狂麥克斯》系列在八零年代聲名大噪的《瘋狂麥克斯 2:公路勇士》其實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恐同電影啊!

它的劇情是這樣的:在未來,地球成了一片荒蕪地,汽油是最珍貴的資源,鈔票無用,為了保衛自己的家園,人們組成了一個一個的武裝團體,互相爭奪資源(大概就像陰屍路那樣只是沒有殭屍而已⋯⋯)。梅爾吉勃遜飾演的主角瘋狂麥克斯原本是不屬於任何一個陣營的浪子,但卻捲入了兩個陣營之間的紛爭,其中被描述成反派的陣營「猛格族」擁有一大堆肌肉男跟摔角男的猛格族,成員裡面清一色都是男生,而且劇情真的有安排其中一個戰士的同性愛人被殺掉,因此立誓要找正派的異性戀陣營復仇啊!

為什麼演反派的猛格族裡面都是男生,只有看起來很正派的另外一個部落裡面才有女生呢?然後還刻意要帶到這個部落裡面有養雞養豬,硬是強調只有異性戀才能繁衍後代。瘋狂麥克斯既不屬於任何陣營,暗示他其實內心是一個雙性戀(XD),編劇還另外安排了一個異性戀在關鍵時刻常常幫助他,然後又常常跟他說女生多好多好之類的,甚至異性戀部落的老大在勸說瘋狂麥克斯投靠他們的時候,罵他說「你的人生難道沒有目標嗎?難道你要回到外面,跟那些垃圾混在一起嗎?」

因此雖然這部電影被歸類為復仇電影加公路電影以及後科幻電影中的先河,但其實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這其實也是一部,一群被武裝的同性戀圍攻的恐同異性戀者,靠著一個 bi 逃出同性戀的勢力範圍,強調跟異性繁衍後代才是正常而且快樂的生活的一部恐同電影⋯⋯。

類似這樣的情節跟電影電視,不計其數,是說在這樣不停的洗腦轟炸之下,同性戀或是跨性別就這樣像跟蛤蠣配上薑一樣,輕易地在我們的腦袋裡跟暴力、反派、不良份子等等的形象連結起來了。

而即使到了現在,雖然電視電影裡面的角色越來越多元化,除了同志電影以及少數的喜劇電視影集之外,我們依舊缺乏一個主流大螢幕上的 gay 超級英雄或是主角讓人景仰,目前最接近這個目標的看起來是 Marvel 的死侍 Deadpool。很可惜地,在原著漫畫中其實是泛性戀的死侍,在大螢幕上仍然被設定成是異性戀,不過主導死侍這個計畫的靈魂人物把過全世界最性感的女人的萊恩・雷諾(Ryan Reynolds)曾說他希望有一天可以讓死侍在大螢幕上交個男朋友,所以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最後,如同標題所說的,我希望某一天英雄角色不再永遠都只能被預設成是異性戀,而同志永遠只能當作陪襯在異性戀英雄旁邊的綠葉角色。最後我們就來聽一首 Tizzy Bac 的鞋貓夫人 Madame吧!

擦乾眼淚    不要哭了 你要像我一樣驕傲才對

我是英雄 你就跟著我 我會帶你看遍世界的美!Yeah!

【謝謝你讀到這裡,我們想請你花一點時間,了解「媒體小農計畫」:這是一個讓讀者可以直接小額灌溉心目中優質內容的平台,queerology 也是媒體小農計畫的一份子,歡迎透過網誌頁面右上角的小草按鈕,或是直接點擊這個連結,灌溉我們的內容。詳情請見: 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