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媒體壟斷關我們什麼事?

我到現在一直記得求學時期的一位國文老師,因為這位老師有一段百說不厭的訓詞:如果妳不交功課、就表示妳沒有紀律,妳沒有紀律就會拖垮全班的風氣,會讓大家都念不好書,考不上學校,以後不會好好做人,會破壞社會秩序,最後導致國家及人類滅亡。

我不是開玩笑的,以上還已經是懶人包版本。

當要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在想,搞不好我聽起來就跟當年這個國文老師一樣,像是在危言聳聽、無限上綱。一定也會有人覺得:媒體壟斷關我什麼事?

先換個角度來說好了,比如前一陣子何韻詩HOCC正式出櫃了,大家透過各種「媒體」收到這個訊息都非常激動。但是如果有一天,台灣的媒體被幾個集團壟斷,這些集團全部恐同,絕對不報導任何有關同志的新聞…… 有人可能會說,反正我們還有很多其他管道可以獲得消息,但我想妳/你知道我要說什麼。

簡而言之,媒體壟斷就是「意見不再多元」,不論意見是被篩選掉或是被拿出來大肆宣傳。今天被視為不利的訊息可能會被篩選掉,明天當然也有可能會被拿來宣傳米果有益身體健康對既得利益者有利的消息。

這個意見不再多元,等於是價值觀的單一,甚至可以說是道德的單一。由於我們讀者群滿集中的,還是用跟我們最息息相關的方式來舉個例子:假如反對同志的保守教會經營一個電視頻道,他們會播出同志相關的正面新聞,像是遊行、平權,還是同志不道德、可以被矯治的訊息呢?

我們常常歌頌台灣的言論自由、民主社會,但卻忘記這一切並不是在沈默中得到的。即使去除白色恐怖、報禁不提,台灣社會在1995年也還在對抗黨政軍對媒體的箝制,一直抗爭到2003年,立院才通過法案要求黨政軍全面退出媒體。(註一)

而不到三年前,黃哲斌於2010年在他的部落格上,發表「乘著噴射機,我離開《中國時報》」一文,引起對置入性行銷的重視。所謂置入性行銷,其實就是金錢掌握媒體訊息的直接操作:拿了哪一家的錢,就要說哪一家好。這還可能只是一則廣告化的新聞,大概只是幾分鐘的版面,卻沒想到,現在我們很多人對於把大片媒體版圖交給少數幾個財團沒有反應。

photo by Jean-Etienne Minh-Duy Poirrier (CC 2.0)
photo by
Jean-Etienne Minh-Duy Poirrier (CC 2.0)

可能有人會認為,反正這家報的觀點我不愛,換別家看就是。但是現在的壟斷讓我們幾乎沒有選擇,即使有選擇,也不過是在兩家財團競爭下為了互別苗頭而生出來的產物中做選擇。比如說A媒體的金主要支持某個建案,B媒體的金主要支持另一個,不管雙方是發生新聞戰或是集中火力各自做宣傳,我們得到信息其實也不過就是垃圾罷了。

再假設,如果有一天反同團體花大錢買廣告買新聞買節目,但同志團體沒有這樣的財力呢?簡而言之,「同性戀」這個概念最少會被抹黑,更進一步可能被抹殺了。

千萬不要說不可能,因為世界的真實是共同記憶建構的,用老話來說就是三人成虎、曾參殺人。現在為什麼大家覺得同性戀變多了?其實同性戀沒有變多,是我們接觸到足夠的資訊能夠站出來,以前很多圈內人都懷疑自己是唯一的一個又沒有任何信息可循。

我有個中山女中畢業的朋友,曾經斬釘截鐵跟我說,她們學校沒有同性戀。(我想各位可以想像我當時臉上表情,那真是XD還有再XD)她這樣說的原因非常單純,無非就是:她從來沒有接觸過自己身邊有同性戀這樣的訊息。

我想用LGBTQ舉例也舉得相當全面了XD 但其實這社會上所有的歧視、弱勢、公義議題套進去都是一樣的。倒不如反過來說,媒體被壟斷,到底對我們有什麼好處?嗯,我真的在這邊舉不出例子來。

任何報導一定都有角度(不報導,那也是一種篩選過後的角度),所以我們需要很多角度,報導出來我們還可以討論、辯論、吵架、分裂,甚至沒禮貌。所以我的這篇文章當然也有角度,不論讀到的各位贊同與否,我只希望有人會用任何的一種方式/角度去了解正在發生的媒體壟斷。請用妳/你自己的眼睛去看,請相信這真的跟我們有關。

註一:2010年修法,黨政軍再次可以持股百分之十。

14 Comments

  1. 今天我爸媽在跟我討論這件事情,他們的說法是,陳為廷說得也許對,可是態度不對,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態度不對“這件事情的感受,遠大過“說得也許對“。我想這是絕大多數他們五六十歲那一代人的看法。

    不過,說真的,用一個錯誤的方法,試圖矯正一個錯誤,最後有機會得到正確的結果嗎?可是如果前提是,我們沒有機會用“正確的方法“表達意見呢?

    1. 從來也不覺得禮貌是不重要的事情,但是這幾年來,台灣太多議題都是這樣焦點被糢糊掉了,彷彿我們都沒有能力對事不對人… 要討論陳為廷有沒有禮貌當然可以,這是言論自由,我不支持這個意見,但我支持你說話的權利;可是歸根究底的問題就在妳說的:如果我們沒有機會用正確的方法表達意見呢?

      官拿官威跟文書壓人,作為納稅百姓還要客氣的說,不好意思、對不起、麻煩你檢討一下?

  2. 關於不禮貌事件,剛開始還想說是不是陳同學的態度真的太超過了,結果看了現場全程影片,我一點都不覺得有不禮貌呀?(還是我標準太低?)而且陳同學發言之後教育部長完全沒有回應,我倒覺得這比較不禮貌。

    不過現在的情況是,不管用正確還是不正確的方法,都會被模糊焦點。像是不久前吵得沸沸揚揚勞工薪資過低、勞保面臨破產的問題,已經被成功轉移到拿軍公教福利開刀,但勞工薪資及勞保問題依然沒有解決,也好像不用解決了,因為沒人再提。

    官員答非所問的功力實非常人所及。

  3. 忽然覺得,老一輩對「禮貌」的緊張,是不是也因為自己的權威地位被動搖了,所以不安?害怕沒秩序、害怕「以下犯上」、害怕「沒文明」、害怕野蠻等等,也等於「民主沒有了法紀,就是一團亂」。然而,究竟禮貌是法紀?還是公民有權質問公僕才是法紀?大法紀相比於小人倫,孰輕孰重?恍如民國初年破除封建的再生 XD 相信看過瓊瑤阿姨大戲的人都知道我在說什麼 XDD

  4. 陳同學的說話方式我認為沒什麼問題,表情跟肢體語言可能比較誇張一點,
    尤其被媒體一再重複播放的那個鏡頭,火爆的眼神跟手勢。
    但是禮不禮貌我認為人人心中都有一把尺,最糟糕的是被媒體(有心人士),
    見縫插針,無限上綱(不是無線上網~)
    更難過的是被戴上大帽子,焦點完全被模糊,還連帶吵起了族群分裂之類的屁話。
    但是感動的是年輕人,不管是我們還是小朋友,都還看得清楚真相(跟科南一樣)。
    不再用鍵盤在網上諷刺譏笑怒罵,在街頭用身體和聲音表達憤怒。
    我們要繼續支持,繼續相信,繼續感動下去!!

    1. Wanhan, 我覺得妳說得真好:)可以抱妳一下嗎?

      這天其實關於有沒有禮貌這件事情有很多人寫了非常精彩的說法,但我卻盡量看完就放下,因為我希望至少在我心裡,這件事情就是只跟媒體壟斷有關,跟沒禮貌一點都沒關。:)

  5. 可以抱我一下沒問題!多幾下也沒關係~(扭)
    對阿大人好像就是一直把這個點拿出來打,
    搭配一些"你們這些小孩都不知道在想什麼","現在的小孩都好無情"之類的言論,
    就COVER掉重點,然後還順便讓我們躺著也中槍(本人就中了幾槍)。
    但是我們的清醒和堅持可貴,所以無論如何絕不放棄。
    (用力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